领导讲话
庆典致辞

《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的"安乐椅"

《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的"安乐椅"

关于《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的一个问题。

“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老师说的应该是错误的,这篇文章讲述的虽然是马克思的去世,但是,前面的睡着了,如果没有后面那句“永远地睡着了”的强调语句,则表示去世了。

所以说,您的观点是正确的,前面说明睡觉,后面强调去世。

-,'''╭⌒╮⌒╮. ╱????''.''. 爱问才知道,不问不知道! ︱田︱田田| '',,.爱问就会红,敢答才会赢! ╬╬╬╬╬╬╬╬╬╬╬╬╬╬╬╬╬╬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读这篇课文根据你的感想写一篇演讲稿,求速...

读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后感 读完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很深刻地很体会到这篇悼词感情深沉以及其含蓄。

不仅能感受到恩格斯对于友人登极乐世界的不舍还有对世界失去一位历史伟人而感到惋惜。

因为恩格斯在无产阶级的地位决定着这篇悼词表达思想感情的方式必须是含蓄的。

他不能把自己异常悲痛的情绪完全带进悼词,因为马克思主义者悼念自己的领袖人物不单是为了寄托个人的哀思,更主要的目的在于准确地评述他们的思想和事业,以便教育和鼓舞战斗的无产阶级和广大革命群众。

他的巨大的痛苦,复杂的感受,深刻的理解,几乎全被浓缩在“——但已经永远地睡着了”这半句话里。

这半句话不仅仅唤起人们的痛悼,而且启发人们思考:人类失去了“当代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一个头脑”。

我们今后应该怎样做?恩格斯并没有从个人之间的特殊关系来抒发自己的感情,他是代表整个无产阶级讲话的。

悼词对马克思的悼念和评价融为一体,显得更有分量,更令人感奋。

无产阶级运动好不容易发展到一个程度,无产阶级的领导阶层不能因为马克思先生的逝世而气馁而是怎么在短时间从悲痛中爆发。

另一方面,也许是更值得说明的一个方面,就是恩格斯先生在这里表达的思想感情还不单纯是痛苦,它有着更深刻的意义。

这一点似乎没有引起应有的注意。

譬如说,为什么要把马克思的逝世写做“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呢?事实上是恩格斯先生作为一位朋友一位为无产阶级运动共同奋斗的火棒对马克思先生的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马克思活着就要工作和战斗,丧失了这种能力而活着,他的精神痛苦是难以忍受的,恩格斯深知他这种极其宝贵的性格,所以虽然马克思的逝世对生者说来是可怕的不幸,但为死者着想,但是恩格斯现身认为马克思安详地死要比无能为力地活着好得多。

把这方面的内容充分发掘出来,有助于了解马克思的为人和思想性格,也会加深体味作者对马克思所怀有的极其深切动人的阶级感情。

这篇悼文无声地为世人展现了马格斯的阶级感情以及恩格斯与这位战友不需过多言语描绘的深刻感情。

读其内容不由地深深地被感动的。

文章语言典雅,结构精致,言简意赅地阐述了马克思的经历、观点和意义,堪称是一座具有崇高风格的建筑,令观者身不由主的沉浸于其中,仰慕、赞叹、萌生追随之心。

马克思与恩格斯这两位革命巨人之间的友谊,是世界上的任何友谊都没法比的。

马克思对恩格斯的才能十分敬佩,说自己总是踏着恩格斯的脚印走。

而恩格斯总是认为马克思的才能要超过自己,在他们的共同事业中,马克思是第一提琴手而自己是第二提琴手。

《资本论》这部经典著作的写作及出版,就是他们伟大友谊的结晶。

读完这篇悼文更能深刻体会。

这篇悼文对马克思的成就,思想,坚持的理念做了简短的回顾和复述。

马克思作为思想家在他所处的时代,不同于虽有“思想”,却不科学的空想家,也不同于哲理深邃,但政治守旧的学问家。

他厌恶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鄙视逃避斗争,躲进书斋,不断逃避现实的懦夫。

作为科学家的马克思,除了真理,他什么都不崇拜;为了真理,他什么都可牺牲。

他的风格,也朴实得像真理。

仅写《资本论》中关于英国劳工法的20 多页文字,他就翻遍了大英博物馆收藏的所有蓝皮书。

他用40 年心血铸就了世界工人阶级的“圣经”,其所得不够偿付他写作时花去的烟钱。

可见科学无市价,真理无国籍!他能阅读西欧一切国家的文字,但为了研究俄国问题,50 多岁时又开始学习俄文。

他坚持献给人民的,应当是最好的。

这种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以及敬佩。

为了无产阶级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出现为无产阶级运动有了指明灯有了奋斗的目标有了前进的动力。

“一是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创立了唯物史观;二是马克思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创立了剩余价值理论”。

恩格斯赞叹道:“一生中能有这样两个发现,该是很够了。

即使只能作出一个发现,也已经是幸福的了。

”而马克思做到了并且出色。

只有马克思的两个发现揭示了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为先进阶级和进步人类开辟了不断接近真理和创新发展的广阔道路。

作为革命家的马克思,他所从事的不是以往那种政权到手就大功告成的政治革命,而是无产阶级以改变旧世界,创建新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为历史使命的伟大社会革命。

它包括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环境与人的一系列改造,其间执政与管理、建设与改革、物质与精神、一国与国际相互关联而不可割裂对立,都是这一革命题中应有之义,因而是一个世界性的不断发展而又区分阶段的漫长历史进程。

马克思正是站在这一高度,认定包括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在内的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

他既当先进阶级的卫士,又是新型革命的导师,从而根本不同于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领袖,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革命家,以及在工人中活动的密谋主义者、布朗基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当然也不是人们所“解...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第一段问题为什么开头把逝世的时间说的那...

我是高中语文老师,应该是比较标准的1.时间说的那样具体,是为了表明马克思的逝世对整个世界非比寻常的影响,是一个令人万分悲痛、永志不忘的时刻!2.停止思想了”——思想家停止思想,表现了痛惜之情。

避讳手法(不能说出或不愿说出时用此手法。

)加深了沉重悲痛的情感。

3..“安静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安静”指很安祥。

“永远”一词悲痛之情强烈。

“睡着了”又是避讳的手法。

求《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文章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

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不过两分钟,等我们再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他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但已经是永远地睡着了。

这个人的逝世,对于欧美战斗着的无产阶级,对于历史科学,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这位巨人逝世以后所形成的空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使人感觉到。

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

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

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

由于剩余价值的发现,而先前无论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或社会主义批评家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黑暗中摸索。

一生中能有这样两个发现,该是很够了,甚至只要能作出一个这样的发现,也已经是幸福的了。

但马克思在他所研究的每一个领域(甚至在数学领域)都有独到的发现,这样的领域是很多的,而且其中任何一个领域他都不是肤浅地研究的。

这位科学巨匠就是这样,但这在他身上远不是主要的。

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

任何一门理论科学中的每一个新发现,即使它的实际应用甚至还无法预见,都使马克思感到衷心喜悦。

但是当有了立即会对工业、对一般历史发展产生革命影响的发现的时候,他的喜悦就完全不同了。

例如,他曾经密切地注意电学方面各种发现的发展情况,不久以前,他还注意了马赛尔·德普勒的发现。

因为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

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这实际上就是他毕生的使命。

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

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

最早的《莱因报》(1842年),巴黎的《前进报》(1844年),《德意志-布鲁赛尔报》(1847年),《新莱茵报》(1848-1849年),《纽约每日论坛报》(1852-1861年),以及许多富有战斗性的小册子,在巴黎、布鲁塞尔和伦敦各组织中的工作,最后是创立伟大的国际工人协会,做为这一切工作的完成--老实说,协会的这位创始人即使别的什么也没有做,也可以拿这一结果引以自豪。

正因为这样,所以马克思是当代最遭忌恨和最受诬蔑的人。

各国政府---无论专制或共和政府---都驱逐他;资产者--无论保守派或极端民主派---都纷纷争先恐后地诽谤他、诅咒他。

他对这一切毫不在意,把它们当作蛛丝一样轻轻抹去,只是在万分必要时才给予答复。

现在他逝世了,在整个欧洲和美洲,从西伯利亚矿井到加利福尼亚,千百万革命战友无不对他表示尊敬、爱戴和悼念。

而我敢大胆地说,他可能有过许多敌人,但未必有一个私敌。

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杜鹃枝上杜鹃啼鸟类中和我最有缘的,要算是杜鹃了。

记得四十五年前,我开始写作哀情小说,有一天偶然看到一部清代词人黄韵珊的《帝女花传奇》,那第一折楔子的《满江红》词末一句是“鹃啼瘦”三字,于是给自己取了个笔名“瘦鹃”,从此东涂西抹,沿出至今,倒变成了正式的名号。

杜鹃惯作悲啼,甚至啼出血来,从前诗人词客,称之为“天地间愁种子”,鹃而啼瘦,其悲哀可知。

可是波兰有支名民歌《小杜鹃》,我虽不知道它的词儿,料想它定然是一片欢愉之声,悦耳动听。

鸟和花虽有连带关系,然而鸟有鸟名,花有花名,几乎没一个是雷同的,惟有杜鹃却是花鸟同名,最为难得。

唐代大诗人白乐天诗,曾有“杜鹃花落杜鹃啼”之句;往年亡友马孟容兄给我画杜鹃和杜鹃花,题诗也有“诉尽春愁春不管,杜鹃枝上杜鹃啼”之句,句虽平凡,我却觉得别有情味。

杜鹃有好几个别名,以杜宇、子规、谢豹三个较为习见。

据李时珍说:“杜鹃出蜀中,今南方亦有之,装如雀鹊,而色惨黑,赤口有小冠。

春暮即啼,夜啼达旦,鸣必向北,至夏尤甚,昼夜不止,其声哀切。

田家候之,以兴农事。

惟食虫蠢,不能为巢,居他巢生子,冬月则藏蛰。

”关于杜鹃的一切,这里说得很明白,看它能帮助田家兴农事,食虫蠹,分明是一头益鸟。

它的啼声哀切,也许是出于至诚,含有“垂涕而道”的意思,好使田家提高积极性,不要耽误了农事。

杜鹃有一个神话,据说是蜀王杜宇称帝,号望帝,那时荆州有一个死而复生的人,名鳖灵,望帝立以为相。

恰逢洪水为灾,民不聊生,鳖灵凿巫山,开三峡,给除了水患。

隔了几年,望帝因他功高,就让位于他,号开明氏,自己人西山,隐居修道。

死了之后,忽然化为杜鹃,到了春天,总要悲啼起来,使人听了心酸。

据说,杜鹃的啼声,是在说“不如归去”。

因此诗词中就有不少以...

怎么样上《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本文是一篇悼词。

悼词是对死者表示哀悼的话,所以开头一般介绍死者逝世的原因、时间、地点及其享年,还有死者生前的身份职务;然后追述死者的经历和一生中做出的成就贡献,并简要地作出评价;最后对死者表示哀悼之情,对参加悼念仪式的人提出希望和要求等等。

悼词作为讲演辞的一种,又具有讲演辞的某些特点。

由于讲演是面向听众的,首先必须有针对性,中心要十分突出。

其次,感情要深挚,语言要通俗形象。

最后,因为是讲化人家听的,所以也像一般讲演辞那样,其主体部分的结构通常要开门见山提出全篇讲话的主题,以便于听众抓住要领;然后便围绕着主题,或逐层深入,或分成几个方面来谈,并且无论用何种方式,在每一层次或每一方面的开头处,往往先说明要点,结局再加以重申,以使听众始终不偏离讲话主题,能对全篇讲话获得清晰的感受。

本文的第一部分(第一段),追述马克思逝世的时间、地点和情景。

对于马克思的逝世,恩格斯不忍直接说出,而用“隐讳”的手法说马克思“停止思想了”,“安静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把自己的极度悲痛的心情委婉而又含蓄地表达出来。

“还不到两分钟”,表现了恩格斯的深感遗憾的惋惜心情。

“他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说明马克思临死之前,还在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辛勤地工作着。

这里的“两分钟”“安静地”不同于一般记叙文中写实的时间概念和一般的对人物姿态的形象描写,而是一种痛苦惋惜心情的表露,是对马克思忘我精神的揭示和赞颂。

第二部分(第二至第七段)为全文主体,叙述马克思生前的主要活动,评价了马克思一生的伟大贡献。

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第二段),作者论述了马克思的逝世所造成的巨大损失。

从另一方面看,也即概括揭示了马克思生前的伟大贡献,因此当视为全文总纲。

第二层次(第三、四、五段),论述了马克思 “历史科学”的伟大贡献。

首先(第三段),作者扼要介绍了马克思所发现的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及其意义。

其次(第四段),作者概述了马克思对剩余价值的发现及其意义。

最后(第五段),说明马克思在其他许多领域都有深入广泛的研究和独到的发现。

第三层次(第六、七段),论述马克思“对于欧美战斗着的无产阶级”所做出的卓绝贡献。

这一部分,从两种发现谈到各种发现,从理论研究谈到革命实践,从马克思是一位“科学家”(也即思想家、理论家)谈到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紧承总纲部分中的两个“对于”而分述,层次清晰,重点突出,使听众(读者)对马克思这一伟人的本质特点以及他所做出的伟大贡献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第三部分(八、九段),论述马克思在当代的巨大影响,并对他的逝世表示深切的悼念。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第一段表达了作者什么样的思想感情】作业帮

感情深沉、含蓄,是这篇悼词的显著特色之一.这在第一段表现得尤为突出: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里还不到两分钟,当我们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他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但已经永远地睡着了.许多同志正确地指出,这段文字表达了恩格斯对死者的深切悼念;但是,为什么叙述的口吻又如此平静呢?让我们先看一看3月15日,即马克思逝世后的第二天,作者写给弗·阿·左尔格的信.这封信叙述了马克思逝世前两年之中被各种严重疾病折磨的过程,特别是比较细腻地描述了不久前他病危时的情形:“……六个星期以来,每天早晨当我走到拐角的地方的时候,我总是怀着极度恐惧的心情看看窗帘是不是放下来了.”所以马克思的逝世对恩格斯的打击多么沉重是可想而知的.但是,他不能把自己异常悲痛的情绪完全带进悼词,因为马克思主义者悼念自己的领袖人物不单是为了寄托个人的哀思,更主要的目的在于准确地评述他们的思想和事业,以便教育和鼓舞战斗的无产阶级和广大革命群众.这便决定了作者表达思想感情的方式必然是相当含蓄的.他的巨大的痛苦,复杂的感受,深刻的理解,几乎全被浓缩在“——但已经永远地睡着了”这半句话里.这半句话不仅仅唤起人们的痛悼,而且启发人们思考:人类失去了“当代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一个头脑”,国际工人阶级失去了“在紧要关头都自然地去请教的中心点”〔恩格斯致左尔格的信,见《恩格斯论马克思》(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 ,我们今后应该怎样做?恩格斯并没有从个人之间的特殊关系来抒发自己的感情,他是代表整个无产阶级讲话的.因此,悼词开头所表达的思想内容要丰富得多,对马克思的悼念和评价融为一体,显得更有分量,更令人感奋.另一方面,也许是更值得说明的一个方面,就是作者在这里表达的思想感情还不单纯是痛苦,它有着更深刻的意义.这一点似乎没有引起应有的注意.譬如说,为什么要把马克思的逝世写做“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呢?有的同志认为这是说马克思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工作,而作者正是因为没有料到他会这样突然逝世,思想感情才发生剧变,产生了极大的悲痛.事实并非完全如此.从上面引述的信的内容可知,马克思临逝世的一段时间内几乎一直处于病危,已经失掉了工作能力,所以作者每天都“怀着极度恐惧的心情”去探望他.“3月14日中午,恩格斯来的时候……马克思正似睡非睡.”〔海因里希·格姆科夫等《马克思传》,三联书店1978年12月第1版,第345页〕两分钟后,他就坐在安乐椅上长眠不醒了.可见悼词中对马克思逝世情景的记叙虽然很简单,却是上述实际情况的如实反映.当然也不是纯客观的记叙,问题是怎样准确地体会其中包含的作者的主观因素.我们认为,作者当时的心情固然无比沉重,但同时他也感到有某种安慰,悼词中强调的也是这后一种感受,就是说,不管怎样,马克思的死毕竟是安详的、毫无痛苦的.正像作者在那封信中继续写的那样:“医术或许还能保证他勉强拖几年,无能为力地活着,不是很快地死去,……但是,这是我们的马克思绝不能忍受的.眼前摆着许多未完成的工作,受着想要完成它们而又不能做到的唐达鲁士式〔《恩格斯论马克思》原注23:唐达鲁士是古希腊神话中吕底亚王,因侮弄诸神被罚沉沦地狱,永世受苦.他身立水中,头上悬挂着果子,每当他想掬水解渴或摘果充饥的时候,水和果子就消失不见.〕的痛苦,这样活着,对他来说,比安然地死去还要痛苦一千倍.……不能眼看着这个伟大的天才像废人一样勉强活着,去给医学增光,去受他健壮时经常予以痛击的庸人们的嘲笑……”这段话生动地体现了恩格斯的革命的彻底的唯物主义生死观和他对自己亲密战友马克思的深刻的认识和理解.马克思活着就要工作和战斗,丧失了这种能力而活着,他的精神痛苦是难以忍受的,恩格斯深知他这种极其宝贵的性格,所以虽然马克思的逝世对生者说来是可怕的不幸,但为死者着想,作者认为马克思安详地死要比无能为力地活着好得多.把这方面的内容充分发掘出来,有助于了解马克思的为人和思想性格,也会加深体味作者对马克思所怀有的极其深切动人的阶级感情.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原文为德文,此处只有英文和译文) Frederick Engels : "On the 14th of March, at a quarter to three in the afternoon, the greatest living thinker ceased to think. He had been left alone for scarcely two minutes, and when we came back we found him in his armchair, peacefully gone to sleep-but forever. "An immeasurable loss has been sustained both by the militant proletariat of Europe and America, and by historical science, in the death of this man. The gap that has been left by the departure of this mighty spirit will soon enough make itself felt. "Just as Darwin discovered the law of development of organic nature, so Marx discovered the law of development of human history: the simple fact, hitherto concealed by an overgrowth of ideology, that mankind must first of all eat, drink, have shelter and clothing, before it can pursue politics, science, art, religion, etc.; that therefore the production of the immediate material means of subsistence and consequently the degree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attained by a given people or during a given epoch form the foundation upon which the state institutions, the legal conceptions, art, and even the ideas on religion, of the people concerned have been evolved, and in the light of which they must, therefore, be explained, instead of vice versa, as had hitherto been the case. "But that is not all. Marx also discovered the special law of motion governing the present-day capitalist mode of production and the bourgeois society that this mode of production has created. The discovery of surplus value suddenly threw light on the problem, in trying to solve which all previous investigations, of both bourgeois economists and socialist critics, had been groping in the dark. "Two such discoveries would be enough for one lifetime. Happy the man to whom it is granted to make even one such discovery. But in every single field which Marx investigated -- and he investigated very many fields, none of them superficially -- in every field, even in that of mathematics, he made independent discoveries. "Such was the man of science. But this was not even half the man. Science was for Marx a historically dynamic, revolutionary force. However great the joy with which he welcomed a new discovery in some theoretical science whose practical application perhaps it was as yet quite impossible to envisage, he experienced quite another kind of joy when the discovery involved immediate revolutionary changes in industry and in historical development in general. For example, he followed closely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iscoveries made in the field of electricity and recently those of Marcel Deprez. "For Marx was before all else a revolutionist. His real mission in life was to contribute, in one way or another, to the overthrow of capitalist society and of the state institutions which it had brought into being, to contribute to the liberation of the modern proletariat, which he was the first to make conscious of its own position and its needs, conscious of the conditions of its emancipation. Fighting was his element. And he fought with a passion, a tenacity and a success such as few could rival. His work on the first Rheinische Zeitung (1842), the Paris Vorw?rts! (1844), Br?sseler Deutsche Zeitung (1847), the Neue Rheinische Zeitung (1848-49), the New York Tribune (1852-61), and in addition to these a host of militant pamphlets, work in organisations in Paris, Brussels and London, and finally, crowning all, the formation of the great International Working Men's Association -- this was indeed an achievement of which its founder might well have been proud even if he had done nothing else. "And, consequently, Marx was the best-hated and most calumniated man of his time. Governments, both absolutist and republican, deported him from their territories. Bourgeois, whether conservative or ultra-democratic, vied with one another in heaping slanders upon him. All this he brushed aside as though it were cobweb, ignoring it, answering only when extreme necessity compelled him. And he died beloved, revered and mourned by millions of revolutionary fellow-workers -- from the mines of Siberia to California, in all parts of Europe and America -- and I make bold to say that though he may have had many opponents he had hardly one personal enemy. "His name will endure through the ages, and so also will his work!" 主讲:恩格斯 时间:1883年3月17日 地点:伦敦海格特公墓 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

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里还不到两分钟,当我们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他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

恩格斯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之初,马克思的两大发现是

唯物史观: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而整个人类社会的历史几乎是生产关系的历史,奴隶社会的奴隶主和奴隶,封建封建的地主和农民,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家和工人.生产力觉得着人类历史上各个时期的风貌.而生产力的发展是一个中客观规律,不是你想发展就可以发展的.所以,历史的发展是一种客观规律.剩余价值:人们通过劳动,把无形的劳动凝结到有形的产品里面去.资本家往往是依据劳动时间而不是劳动创造的价值来给工人的工资的,资本家就是通过劳动时间来敲诈工人的.

【95.恩格斯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的两大发现是...

马克思一生两大发现: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 意义: 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一生两大发现之一,而且是第一个伟大的发现,正是通过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科学全面、彻底地解决了哲学基本问题,从而实现了唯物论与辩证法的统一,实现了唯物主义的自然观与历史观的统一.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所实现的哲学变革的关键.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 2.剩余价值理论,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产生、发展的客观规律.剩余价值理论的伟大意义 剩余价值理论是马克思经济理论的基石.这一理论的创立具有伟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首先,剩余价值理论阐明了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制度的本质.剩余价值的来源是雇佣工人的剩余劳动.资本主义生产实质上是剩余价值的生产,是对雇佣工人的剩余劳动的榨取.这说明,资产阶级也像奴隶主阶级、封建主阶级一样,是靠他人的无偿劳动发财致富的.区别只在于剥削形式不同.这样,资产阶级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是公道、正义、权利平等、义务平等和利益普遍协调的虚伪说教,就失去了最后的根据.资本主义社会和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一样,也是少数人剥削绝大多数人的社会制度. 其次,剩余价值理论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剩余价值规律反映资本主义生产的本质,支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切主要方面,决定资本主义发展的全部过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从产生起就受剩余价值规律的支配.为了获取更多的剩余价值,资本家要不断地积累,扩大生产规模,同时要不断地改进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整个资产阶级追逐剩余价值的结果,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加强了资本的垄断,促进了生产资料的集中和生产的社会化.资本的垄断造成了生产发展的桎梏.生产资料的集中和生产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将是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社会. 最后,剩余价值理论阐明了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制度中的地位和历史使命.雇佣工人不仅受自己的雇主剥削,而且受整个资产阶级的剥削.随着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剥削的加强,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本身的机制所训练、联合和组织起来并日益强大的无产阶级的反抗也不断增长.资本主义制度为自己培养了掘墓人,并为社会主义社会造就了建设者. 在社会主义思想史上,空想社会主义由于没有科学的剩余价值理论,因而既不会阐明资本主义制度下雇佣奴隶制的本质,又不会发现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也不会找到能够成为新社会的创造者的社会力量.马克思创立的剩余价值理论彻底解决了空想社会主义无法解决的问题,使社会主义从空想成为科学

转载请注明出处讲话网 » 《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的"安乐椅"

相关推荐